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巫醫覺醒 > 章節目錄 第674章 萬古一炬一場雨 (大結局)

章節目錄 第674章 萬古一炬一場雨 (大結局)

    天纔壹秒記住筆趣閣『www.biqugek.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我們又見面了。』裂縫中走出來的与异界风流大法师类似的小说是那人開口語氣非常平和,半點沒有殺戮的小说青春岁月是意思。

    江寒想不到,為什麼這裂縫之中,走出來的女主失忆生过小孩小说是會是這樣的一個人。

    不過事情還不算完,江寒身後所有藥靈族的長老帶著他們所有的族人全部原地跪了下來。

    『神農主上。』全部藥靈一族的人齊齊開口,頭都放在了地上。

    裂縫中走出來的那人點了點頭,不過終究還是一句話也沒有說,他眼中從始至終都只有江寒一人而已。

    『我們有見過面嗎?』這人出現在這裡,龘龗是讓江寒馬上走的,不過江寒都准備要動身了,聽到了他的話。

    在那一瞬間,江寒就明白了,自己今天不能走,即便是走了,也不能改變什麼,甚至只可能讓結果更加糟糕。

    所以他留下來了,停下來看著那黑綠頭發的人,在藥靈口中得知,他就是神農。

    神農抬手一點,一點靈光直接如同閃電一般,直接攝入了江寒天靈。

    大量的信息在這個時候傳入了腦中,江寒很快就明白了一切了。

    原來這一切,都是只是一個局,而他只是這局中一枚棋子,一直走到現在,他的軌跡都已經被別人事先限定了。

    藥靈一族之所以不餘遺力的幫助他想要拯救世人,原來實際上也並不是真的要拯救世人,那只是一個幌子而已,他們的最終目的,只是要打開時間壁壘的封印,放出被歲月帶走的神農而已。

    這是一種江寒還沒有能力,也沒有那種心態能夠想象的事情。

    在他的世界裡,人死了就是真的死了,但現在現實是想要讓江寒知道,人死了,並不是真的就永遠消失了。

    這裡對於神農來說,他修為兼天,本身已經是天不能滅,地不能葬,即便他在這個次元中壽命走到了盡頭,最後關頭也只是被時間帶走了。

    這裡的帶走,江寒不能體會和理解那是什麼意思,按照神農給他的信息來看,神農壽元乾涸了之後,他的靈魂被帶到了一個堡壘之中關了起來。

    那那個空間了,那樣的堡壘並不唯一,他不知道在裡面呆了能有多少年,只見過堡壘增加,但從沒見過有人能夠離開,也沒見過任何一個堡壘打開。

    如果說那裡是監獄的話,那這座監獄就沒有看守,沒有獄警,沒有送飯的,同樣也沒有哪怕只是一秒鍾的放風時間。

    那裡的時間仿佛停止了流動,即便修為通了天,但在這裡也沒有任何作用,體內沒有任何靈力之類的東西可言,身體也沒有多少力量存留。

    不能再死去,也無法傷害到自己,不管用什麼方式都是,只能在沒有起始也沒有盡頭的洪流中隨波逐流。

    這就是時間葬地,當然,這可能不是它真正的名字,沒有人知道它叫什麼名字,但它的存在,只要是到了神農巔峰那個級別的人,都會知道。

    他們會給它按上不同的名字和標簽,因為個人的理解是不同的,這是所有到了那個級別的人都要面對的一種恐懼。

    因為這是必然的,結局也是必然的,沒有人能夠逃脫的了,踏上了那個境界的一天,這就是他們的歸宿了。

    這一點,神農知道的很清楚,最終他也選擇了跟這個境界中所有人一樣的選擇,那就是不接受,要反抗這一切,只是這談何容易。

    神農非常清楚這東西存在的意義到底何在,知道為什麼他們必須去到那個地方。

    這是天地大道的規則,這也是世界的平衡。

    修為到了他們那種級別的人,即便逝去,也不能步入輪回,只因為輪回的級別已經不夠,他們如果入了輪回,那必然有大世界的輪回知道要崩毀。

    那就是毀天滅地的災害,不只是一個星球,是在那個輪回法則之下的整個大世界都要湮滅。

    輪回崩毀之後,那逝去的強者依舊還在,那這就成了不死不滅了,這是對天地永恆的蔑視,道之下,不能永恆,所以這樣的存在是不被允許的。

    然而常言道,上天有好生之德,每一個修煉到了那種級別的生靈,無不是巧借了天地太多運勢,經歷了不知道多少劫難纔成的正果。

    他們的存在,同樣是對天地的認可,是天地氣運福報的具體表現形式,如果滅了他們,等同於削減天地,如同一個人自斬一刀。

    大道的最終意識,卻不能讓這種情況發生。

    於是時間葬地這樣的地方就出現了,把那種天地不能滅葬的人,在壽元盡頭帶走。

    這群人都是經歷了苦難的不知道多少歲月煎熬的,他們又怎麼甘心讓這時間葬地把他們永恆囚禁,於是在最後的時間裡,他們都會想用各種手段來避免被帶走。

    只是天地大道之下,眾生萬物又豈可遁形?

    到頭來,沒有一人能夠避免,沒有一個人能夠留下,時間到了,就都得走。

    神農不愧千古奇纔,但他面對這個問題的時候,就已經超過了很多人的想法,他第一時間就確定了,被帶走是絕對的事情,任由什麼手段都改變不了,也沒法避免,只能接受這個事實。

    所以神農打的主意是被帶走之後,怎麼再出來。

    從那以後,神農建造西王藥谷,用自己的方法來為自己以後做打算,經過了太多太多年,布局萬古,為的就是有一天能離開。

    今天他走出來了,就證明他的一切計劃度成功了。

    『兩份神農尺的力量,最終能撬開了時間葬地的堡壘,你是我最後一世,現在就回來吧,我第一世不能輪回,後世卻經歷了萬世輪回,只要你現在回來,揮手間,天地又如何?』神農聲音款款,有一種特殊的魔力。

    他並沒有強制動手,而是想要江寒自己去。

    江寒明白他是什麼意思,只是他總覺得有點不對,不該是這樣的,他就是他,不能成為別人的一部分,雖然可能確實,他就該是神農第一世的一部分。

    『那麼,你會如何呢?』

    一個聲音在江寒耳旁響起,這個聲音算不上多熟悉,但也絕對不陌生,江寒稍微一愣就想起來了,這就是那個人道至尊的青衣男子。

    江寒的每一次重大轉折點都跟他有很大關系,江寒到了現在了解到了足夠多的超級大秘密,他也有點明白其中的原因了。

    他們之間有緣,就是緣法把他們兩總能連在一起。

    這次跟以前有點不同,以往都是只有江寒能夠察覺到他的存在,這次龘龗也同樣聽到了那個聲音,看到了那個人。

    空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多出了一個人來,沒有璀璨的光芒,也沒有奪目的色彩,一身黑衣,在黑暗中要不是神農尺的光照亮甚至都是看不見的。

    龘龗看到了他的時候,他眼睛瞪得甚至比見到神農的時候還要大,臉上的表情也更加誇張。

    『你你你你……』龘龗從來沒有如此失態過,或者說江寒從來都沒有見過龘龗這個樣子。

    『哈哈,好久不見。』黑衣男子看著龘龗,微微一笑,對於龘龗他當然有記憶。

    不知道那是什麼時候,是過去還是未來也不清楚了,他斬殺天地祖巫,而龘龗則是跟相柳為戰,同樣強大無匹。

    『今天竟然還能在這見到真正的故人,確實有點意外了。』黑衣男子緩緩開口,說著站在了神農的對面,只不過他並沒有面對神農,而是看著江寒。

    黑衣男子出現的時候只是問了江寒一個問題,他在等著江寒回答而已。

    『他真的是神農嗎?』江寒沒有著急回答問題、

    『不錯啊,就是你的第一世,無命一世。』黑衣男子如實告訴了江寒。

    『這一切是怎麼回事?』江寒想不到的事情太多了,不如直接張口詢問,如果能得到答案,自然更好。

    『好,告訴你。』

    神農為了對抗那種必然的宿命,選擇的方法是進去之後再出來,這也是不同於之前那些人的地方。

    而且神農的這種算計,不光光是需要萬古來鋪墊,更是把『神農』這個生命的生生世世都算計在了其中。

    生生世世,本來每一個都是獨立的存在,但在『神農』這個生命體這裡,第一世之後的生生世世,都只是為了他第一世的歸來進行服務而已。

    只是說巧也巧,『神農』剛好也就是那『第十三人』,但這也不能稱之為決定性的變數,一切都按照既定的軌跡在進行。

    直到江寒第一次遇到了青衣男子。

    在西王藥谷之中,藍色珠子提起了青衣男子,當然,他們知情人都把他稱作『那個人』,他把那個人比如蛇蠍,每次都是避之不及。

    這一切都只是因為,只要給跟那個人沾上關系,所有的一切都會發生變化,命運等等都不例外。

    江寒遇到了他,他的命就已經變了。

    或者說,因為神農在萬年見到過那個人,所以纔會有了之後的一切變數,而江寒身為神農的最後一世,又再次見到了那個人。

    那一切的一切,又變了,這種變化,就算是神農也沒有辦法預料。

    那個人把這些東西全部都告訴了江寒。

    『我就是我,不會回到所謂什麼主體上。』江寒搖搖頭,可能是跟那個人接觸不少,還是被他影響到了一些。

    『你要記住,世界上幾乎所有的事情,都是你願意,或者願意看到它,它纔會發生的,其中緣法千千萬萬,但終究的東西,卻不會變。』那個人說道。

    江寒看了一眼遠處的神農,對方好像非常有耐心,只是等著江寒的回答而已。

    江寒定了定神,他目光越過那個人看向了神農,『好壞不論,我就是我,一個生命體就算能有一世又一世,我這一世,也只能我自己做主。』

    這回答,算是直接拒絕了神農的邀請。

    『好,不過這事不能由你決定,我之後你之前的生生世世,他們都完整度過了一生,只是在生命最後關頭纔選擇了完成自己的使命,說白了,那就是他們能夠存在的根本,他們和你一樣,都來源於我,沒有我,怎麼可能有你們。

    你到底還是不同了,你不需要等到那個時候,現在就行,完成你的使命。』

    神農聲音依舊平和,他那種境界的人,早就心如死水,不可能會因為任何事情有波動了。

    『我拒絕。』江寒搖頭。

    『你沒有權力,也沒有能力拒絕。』神農睜開眼睛,神光爆閃,整個宇宙都活了起來,好像要從他眼中噴發出來一樣。

    這種情景讓江寒差點跌落雲頭,還好這個時候那個人也動了,他轉身看向了神農,左眼一閃,同樣出現了一片宇宙。

    這個宇宙還有點不同,裡面有一百三十六顆特別的星辰,那是赤紅色的,正在發光閃爍。

    這是一種無上的對決,兩人盡管未出一招一式,但已經完成了交鋒。

    神農眼神恢復了正常,那個人也收回了目光。

    『你為何要管?』神農開口。

    『因為我把神農尺碎片送給了她。』那個人一指點,空中出現了一段影像,一個女子帶著一個掛墜,行走在一片沙漠之中。

    她脖子上掛著那個掛墜,赫然就是當年神農截斷給那個人的一段神農尺碎片。

    『你想湊齊兩柄神農尺的力量,想從那個地方出來,你算計了萬古,但終究人算不如天算,你再不想相信,今天這裡的第二柄神農尺也還是殘缺,你到底出不來,所以,別費力氣了。』那個人搖頭開口。

    他所說的話已經是讓神農身體開始顫抖,他們這個級別的人了,犯不著欺騙還是別的,看到了那片影像之後,他就明白了,那個人沒有說謊。

    『還有機會,一定還有機會,只是可惜了。』神農也倒非常淡然,很快也就接受了結果,即便萬古的努力都是白費,那也無所謂了。

    『有魄力,難得出來一趟,我陪你戰一場。』那個人哈哈一笑,在他看來,有這種覺悟是應該的。

    『就戰一場。』神農看了一眼那個人,又看了一眼江寒,『你是最後一世,你逝去之後,一切回歸原點,再過萬古,我還有機會,就讓你也走完自己一生吧。』

    不知道為什麼,神農跟江寒說的這話,讓他徒然一震,兩行清淚莫名其妙的流了下來。

    他張了張口,卻不知道該說點什麼好。

    他看到了神農看他的眼神,沒有貪婪,沒有算計,沒有狡黠,他只看到了一種父親看兒子一樣的目光。

    事實確實如同神農所言,他是第一世,同一個生命體,本應該一世一世輪換,只有第一世消亡了,纔可能會有第二世,但神農強大到了那種程度,他沒有真的消散。

    那對於他來說,接下來的生生世世,確實全部都如同他子孫後代一樣,也正是如此,大概他看江寒的時候纔能有那種目光吧。

    『你們要做的事情現在還能繼續,按照你的計劃去就行了。』那個人對著江寒說道。

    『多謝。』江寒在遠遠的空中,沖著那個人深深一拜,他要感謝他的地方實在是太多了。

    『你謝你自己就行了,你如果沒有自己的想法,自己不想獨立,那一切都是白搭,就算我先把那事情告訴你的第一世,你也同樣沒法獨立,這是到了一定程度之後,需要遵守的規則。』那個人沒有做出深層次的解釋。

    說了江寒估計也聽不懂,這樣就很好了。

    江寒知道,這個戰場,已經沒有他什麼事情了,他連看看都沒有資格。

    『唉,真是太欺負人了,連看看都要於萬道之身纔行。』龘龗搖搖頭,跟著江寒離開了,他現在的情況,同樣看不了這樣的戰斗。

    儀式在神農出來的時候已經完成了,除了神農這個事情,就連藥靈一族自己都不知道,只是血液深處的一種本能使命而已。

    江寒也到不會怪他們,反正他們做的事情也確實是自己所求,現在神農尺藥力煉入了水中,接下來就是把湖水蒸騰,解決世界上的病毒了。

    江寒把手中信物引爆放上了空中,這是他跟宮自迢約好的,只要他這邊准備好了,就發信號。

    正道的修士在宮家的溝通帶領下,確實出動了很大一部分,看到了信號之後,全都來到了貝加爾湖旁邊。

    江寒看著一道有一道的遁光,又看了看高空一道虛空裂縫,還有裂縫下站著的那兩個人。

    只是來到這裡的修士,就好像看不到空中情景一樣,只是圍著貝加爾湖飛著。

    一個小時左右,來到這裡的修士已經超過了一萬人,他們按照一定的空隙站在貝加爾湖旁邊。

    藥靈一族儀式完成之後,神農尺飛回了江寒手中,而藥靈一族則是全部化成流光進入了神農尺之內,他們的使命已經完成了。

    『多謝諸位,可以動手了。』由一名大道修士引頭,所有人同時動手,把靈力按照商定好的方法直接打入了貝加爾湖之中。

    強大的修士,煮海焚天,這都是說說而已,而現在這一群修士,卻是真的利用自己修為,同時發力,蒸乾了這貝加爾湖。

    這只是第一步,蒸乾了貝加爾湖湖水之後,他們再次變化法訣,把頭頂的東西送到了全世界。

    全球范圍內,烏雲密布,當修士們最後一道法訣完成的時候,空中還是降雨,涵蓋了整個地球范圍的一場大雨,傾盆而下。

    每一滴雨水都沾上了神農尺的藥力,這些藥力,足夠化解世界上所有的病痛,即便是無解的致死流感病毒也不例外。

    大雨沖刷之下,病毒被消滅了,世界范圍內那些還在頑強不曾放棄生命的人,這場大雨給他們帶來了希望。

    大雨沖刷之下,那些人感覺身體上的不適完全消失了,不僅如此,除了致死病毒,連同其它的病痛也都消失了。

    神農尺的藥力,可不僅僅是治病,那是一個無上大能嘔心的神作,即便只是點點藥力,也能夠治愈所有疾病。

    一場大雨,直接消除了整個世界的所有病痛。

    當然,這不可能是一勞永逸的,生老病死,病是生命的一部分,只要有生命還在,就一定會有病痛再生。

    富貴在天,生死有命,這些都是不能強求的東西。

    天降大雨,也打在了創世人們的臉上,他們也知道江寒的計劃,看到這場大雨的時候,就知道他成功了,他們離開貝加爾湖之後一刻不停開始調動飛機,雖然現在到底還是沒有用上,不過他們也並沒有因此感覺到不快。

    他們的出發點都是為了這個世界能夠更好,只是他們的能力,只允許做那些范圍之內的事情,如果硬要跟江寒他們這些人相比,那只是徒增煩惱而已。

    大洋中一個小島上,這是地圖上都沒有標注出來的小島,而上面卻有一座很現代化的房子,一場大雨,屋子之內三個人都趴在窗口看著。

    華夏大地西南地區,有人因為淋雨而病痛全消,他直接炸開了鍋,大呼大叫,更多人發現了這個,所有人都出門淋雨。

    有病的治病,沒病的強身,大概也是史上第一次,整個世界上的人全都出門淋雨,整個世界同時下雨。

    做完了這一切,修士們就收隊了,各自離開,各自分散,凡人之間的大問題是解決了,但修士之間的問題還在,戰爭還在繼續。

    戰爭之後,世界的倒計時還在繼續。

    『你要這個世界不毀滅只有一個方法,完成你的覺醒,把這個世界選擇成為你的巫源世界,大界規則重寫,世界壽命自然也會刷新。』

    把這個世界變成我的巫源世界,重寫規則!

    江寒遙望著無盡虛空,遙望著整個蒼茫廣宇,一條新的大道,在腳下延伸

    (全書完)手機用戶請瀏覽m.biqugek.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本文網址:https://www.biqugek.com/xs/1/1217/786135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s://www.biqugek.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